Breaking News

Default Placeholder Default Placeholder Default Placeholder Default Placeholder Default Placeholder

央广网北京9月1日消息(记者王建帆韩志峰)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不到两年,共享单车以几何级数增长,已大大超出城市公共资源的承载能力。

200多年前,英国人马尔萨斯提出两个级数的理论:人口增长是按照几何级数增长的,而生存资料仅仅是按照算术级数增长的,多增加的人口总是要以某种方式被消灭掉。这个理论被称为“马尔萨斯陷阱”。

马尔萨斯陷阱虽然针对的是人口,但揭示的是经济学一个基本原理:任何增长都会遇到承载能力的制约。

一边是增长,一边是无法承受增长。共享单车的泛滥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何治理,各方都感到棘手。

在北京市月坛街道办事处,调研员董子琴指着几张照片,向记者介绍他们和单车企业的合作。

董子琴:“这是我们的微信群,如果哪儿乱了,你看这儿,我就微信说:你这车压到人行横道了,不能压这个的。他们就马上就派人过来了。”

董子琴:“对的。我们之间的配合还是不错的,但是后期还要探索一些更好的方法。”

在董子琴的微信群里,有街道工作人员,也有单车企业运维人员等。如果发现单车乱停放,就在群里通知企业来处理,社区门口也张贴了告示,倡导居民文明停车,他们还购买了第三方服务公司来专门摆放单车。

像北京月坛街道这样,政府、企业和市民共同参与治理,似乎已成了标准模式,虽然也彰显出“多方共治”的良好理念,但相对于滚滚车流,他们的努力显得很微弱。

时至今日,共享单车要想挣脱陷阱、良性发展,显然需要更具全局性的社会治理。

有人设想:如果在共享单车兴起之初,就加以规范,是否能够避免今天的乱象呢?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宏山认为,这个想法不太现实。杨宏山指出:“共享单车是个新生事物,对于城市发展,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试图想通过一次性的规划把未来所有的不确定性都搞得清清楚楚,这个也不大现实,因为规划者的认知理性也是有限的。”

摩拜智库首席专家周亚则明确表示,对共享单车这样的新生事物应该先鼓励后规范。但杭州金通公共自行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利强不赞成这个观点,他认为共享单车在德国、法国虽然很受欢迎,但都是以事前规划为基础。在张利强看来,规划与创新并不矛盾,先发展后治理并不是最高效的方案。

张利强认为,公共自行车也好,共享单车也好,首先应该是城市户外设施的一部分,城市从有的那一天,就应该规划先行,有规矩。就像城市家具的概念,家里每一个家具,电视机该放哪里,冰箱该放哪里应该是有规矩。

中国城市公共自行车工作委员会秘书长陶雪军认为,最好还是先规划后发展。他强调,造成当前共享单车乱象的主要原因,就是企业盲目扩张,如果当初政府能够更及时地引导、规范,科学管理,或许就能避免现在的恶性竞争。

陶雪军说:“以杭州为例,共享单车要进入,要清楚城市的人口有多少,目前出行结构怎么样的,需要配套政府的资源有多少。政府相关部门来审核整体方案是不是可行。”

城市管理是社会治理的重要方面,对于新生事物,是先治而避免乱,还是先乱再想办法去治,考验的不仅仅是管理者的观念,也是管理者的能力。平衡供需,衡量增长与承载,是城市管理者的职责,显然不能缺位。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并不是每一个城市都被共享单车攻城拔寨,太原就是一例。目前,共享单车在太原投放约20万辆,而原有的带停车桩的公共自行车只有约4万辆,只是共享单车的五分之一。但太原市民每天骑共享单车不到10万人次,而骑公共自行车的却达到40万人次,高峰时更是高达56万人次。为什么在太原,共享单车不那么吸引人?

太原公交集团董事长周齐表示:“没有共享单车的时候太原公共自行车很完善,老百姓方便度很高,免费骑。我们现在还是很有优势的。”

更有说服力的是,太原每辆公共自行车平均每天骑行周转高达12次,利用率极高;而每辆共享单车的周转率却不到0.5次,半数以上的共享单车无人问津。这样惨淡的数据让不少共享单车企业对太原城望而却步。

在周齐看来,太原的秘诀就是“三分建、七分养”,由于维护到位,市民最多步行200来米就能找到自行车,并且都是维修保养良好、骑上就能走的好自行车。

周齐介绍说:“1285个点,覆盖了将近290平方公里,平均间距是475米,点和点之间的间距。单位锁桩数接近40个,高的有上百个,也是按照量,也是比较方便。”

太原的实践说明,管和不管、有没有前瞻思维,还是大不一样的。“太原现象”也许是个案,但不能不看到,城市管理所起到的关键作用。周齐认为:“政府就是制定规则,就跟我们做售后服务一样,我们有三包,有这个有那个,不准卖假货,同样也有规范。汽车租赁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应该比自行车租赁早多少年,早就有了。又签保险又闹啥的,这个责任后面全是钱,你看看你租的车爱护不爱护它?无非就是租用自行车这个行为,没规范你的行为。企业责任、政府责任不清晰,一旦清晰起来,这件事情也好做,不是难得不得了。”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当前的单车乱象,实际上是市场失灵,当市场失灵,政府就应当承担起“公共利益维护者”角色所赋予的职责,对企业有所约束,减少企业行为所产生的负外部性。

盘和林说:“市场失灵的话,一个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政府适度地弥补市场机制。这种共享单车所带来的问题,它就是一个外部性失灵的问题,那我们就是让这种外部性失灵的成本让企业内在化,这样的话,它就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管理作用。”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提高各级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核心与关键。作为一种新经济形态,共享单车只是一个开端,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共享经济形式涌现。对于新事物,需要包容,但更需要管理者的主动作为。

以共享为名,谁在提供“脏资源”?显然企业是源头。净化甚至消除“脏资源”,应必须正本清源,回归共享经济的本质。当前,共享单车仍在一路狂飙,如何勒住缰绳、稳住阵脚、走上正轨,作为责任主体的企业首先要受到约束,更要自我约束。

共享单车进入城市,实际也就是进入到了城市的交通系统。共享单车方便了短途出行,也给大交通系统带来了冲击。

无法确切的知道,每天,有多少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蜂拥穿梭在全国多少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八点刚过, 北京市民小李走出小区大门,手机滴的一声,打开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共享单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are Article: